USDT第三方支付

菜宝钱包(caibao.it)是使用TRC-20协议的Usdt第三方支付平台,Usdt收款平台、Usdt自动充提平台、usdt跑分平台。免费提供入金通道、Usdt钱包支付接口、Usdt自动充值接口、Usdt无需实名寄售回收。菜宝Usdt钱包一键生成Usdt钱包、一键调用API接口、一键无实名出售Usdt。

原题目:江湖骗术奇谭:依附一身好衣裳,骗完一家又一家,让人防不胜防

“大狮”作品,剽窃必究!

前些日子,一连说了十余篇发生在清末民国时节的骗术奇谭,有同伙示意没看够,让我卖把子气力再白话几段儿。那好,您且听我再说上一个。

话说民国八年(1919年)的时刻,天津南门外有大片苇子坑,挨着苇子坑不远有块土地,也不知道打哪一年最先算起,这块没人用的土地形成了牲畜市。

牲畜市,顾名思义就是销售牲畜的地方,也可以叫做骡马店,除了骡、马、驴、牛这类拉车、运货的牲畜之外,另有专门卖缰绳、鞍子、马镫、嚼子这类跟牲畜有关的物件儿。也兼带卖羊羔儿、猪崽儿、小鸡、小鸭、金鱼、农具什么的,总之挺热闹。

有这么一天,到了晌午快要散市的时刻,一个身穿长袍马褂、头戴呢子礼帽的先生踏进了牲畜市,背着手、迈着方步,慢条斯理地一边走一边看,似乎不为买牲畜,而只是到此闲溜。

走着走着,就来至在一家专门售卖骡马用具的摊位前。这个摊子在牲畜市内里不算最大,但器械最齐全。

客爷站稳脚步,给那些摆着的、挂着的物件儿逐一相面,坐在一旁瞌睡的小力巴儿模模糊糊觉着有客人上门了,马上来了精神,点头哈腰陪着笑容,问二爷要点儿嘛?

客爷说想买个鞍子,要最上等的。

小力巴儿不敢怠慢,慌忙从架子上取下挂在最上端的一个马鞍子,如捧着王母娘娘的琉璃盏一样平常,毕恭毕敬地将马鞍子用双手托着递到客爷的眼前,宴客爷上眼。

客人端详了几眼之后,眼神中流露出满足的神情,问什么价?

小力巴儿刚要启齿,老板来了。老板是小力巴儿的三大爷,姓孙,叫什么名字少有人知道,只因他的脑壳格外的大,乍一看,好赛脖子上顶了个大冬瓜,也不知哪个坏小子拿他打镲,偷摸摸给他取了个外号,于是街面上都管他叫孙大冬瓜。

孙大冬瓜现在六十明年,忠实巴交,为人忠实,这辈子只会摆弄跟牲畜有关的物件儿,其余任嘛也不会。

小力巴儿是孙大冬瓜的本家侄子,小名叫小宝,十五六岁,正是歪毛顽皮嘎杂子的岁数,通常不爱念书认字,就爱在街面上瞎逛荡,一心要“开逛”当混混儿。家里人忧郁这个愣头青的混小子跟人学坏,于是连打带吓唬,把小宝交给三大爷管教。

自打跟了三大爷当小力巴儿,小宝没几天就变忠实了,倒不是他受了三大爷什么教养,醍醐灌顶今后洗心革面一心向善。皆因三大爷老拳威猛,小宝被揍怕了,打心底发怵,因此在三大爷眼前绝不敢“炸刺儿”。

孙大冬瓜一瞅来了客爷,赶快躬身见礼。小宝忙对三大爷说,客爷要买马鞍子,还没跟客爷说价。

孙大冬瓜赶快抖了抖袖子,同时将右手往前一伸,躬身哈腰宴客爷跟他握握手。

那位问了,这是哪门子礼貌?为嘛不直接说价钱,反倒跟人握手?

您要这样问,一准儿不懂老年间做生意的礼貌。老年间做生意,倘若有店肆有门脸儿,客爷上门,可以劈面启齿讨价还价。但似牲畜市这种没有店肆的生意,俗称“野店儿”,不值钱的小物件儿可以直接启齿,一旦涉及到贵重物品,就不能直接张口要价了,而是请对方把手伸过来,不使用语言,而是通过相互的两只手在袖子内里如同打哑谜一样举行讨价还价。

这样做的目的,为的就是价钱保密,不让偕行知道最终的卖价。议价至双方都觉着满足的时刻,两人相互用力一握手,生意就算成了。一手交钱,一手交货,买的卖的全都喜悦。倘若谈不拢,那就把手缩回来,抱拳行个礼,说几句客套话,谁也犯不上跟谁急眼,这就叫和气生财。

,

usdt支付接口

菜宝钱包(caibao.it)是使用TRC-20协议的Usdt第三方支付平台,Usdt收款平台、Usdt自动充提平台、usdt跑分平台。免费提供入金通道、Usdt钱包支付接口、Usdt自动充值接口、Usdt无需实名寄售回收。菜宝Usdt钱包一键生成Usdt钱包、一键调用API接口、一键无实名出售Usdt。

,

客爷将手伸过来,请老板开价。孙大冬瓜在袖子内里给了个价码,客爷连还价都不还,直接说了两个字——不贵。

孙大冬瓜十分喜悦,显然他给出的价码不低,卖出这个鞍子,他就能小赚一笔。

哪知道客人却不急着讨钱,而是捏着下巴,脸色为难。

孙大冬瓜以为客爷这会儿又嫌贵,刚要伸手重新划价。客爷却说,不是钱的事儿,而是他拿不住这个马鞍子能不能跟自己的马相配。他说自己已经挑好了一匹好马,急于配一个好鞍子,这才叫好马配好鞍。倘若将马鞍子买回去不适用,这器械留着也不能当铺排,故此他有些为难。

孙大冬瓜一听这番话,马上赔笑容说这事儿好办,让小力巴儿扛着马鞍子跟贵客走一趟,倘若适用就留下,把钱交给小力巴儿带回来。倘若不适用,当就是罚小力巴儿溜腿,让他再将马鞍子扛回来也就是了。这种事儿常有,牲畜市有礼貌,客爷倘若相中了某个物件儿,摊位上若是有闲人,可以追随客爷抵家试货,客爷满足了就把器械留下,钱则交由闲人捎回来。

孙大冬瓜不想失去这单大生意,紧着让小宝把马鞍子扛上,随着客爷走一趟。小宝很是听话,扛起马鞍子,追随客爷出了牲畜市。

这一趟可不近,小宝累得四脖子汗流,呼哧呼哧喘大气,客爷背着手迈着方步,不急不慢地走着,小宝有心要催,可又怕冒犯客爷,坏了这档生意,因此只敢心里埋怨而不敢语言。

好不容易到了地儿,小宝一瞧,是个大院套。前后左右看了看,这地儿很生疏,他从没来过。客爷不慌不忙进了院,小宝跟进去一瞧,器械双方各有马圈,马圈内里拴着马。甭问了,这是专门卖马的牲畜院。

没等客爷喊话,从屋里窜出来一个胖子。好么,这胖子可真叫胖,亚赛弥勒佛,不让铁秤砣,到了近前满脸堆笑,跟客爷说着客套话,显得很是亲热,看来异常熟络。

客爷对胖掌柜说,马鞍子拿来了,快把白马牵出来试试鞍子合不适用。胖掌柜晃着大腚进到东墙边的马圈,牵过来一匹大白马。这匹马,是好马,头是头,尾是尾,满身毛白如玉练,皎洁如银世上稀。

客爷一挥手,示意小宝将马鞍子给装上。小宝手脚麻利,轻轻松松将马鞍子装好。胖掌柜站在一旁紧着夸:“紫鞍子配白马,颜色明白真鲜艳。”

“嗯,漂亮,真是漂亮。”客爷拍着马背,抚着鬃毛,十分喜好,“嗐!现在有了好鞍子,马好不好,可不能只看样子,是好是坏,得拉出去溜溜才知道啊。”

“对对对,没错,就是这么个理儿。老话不也常说么,是骡子是马,牵出来溜溜。二爷,我伺候您上马,您试试这匹马的脚程咋样?”胖掌柜大献殷勤,伸出两只厚如发面饼的胖手就要搀扶客爷。

客爷也不客气,翻身上马,“驾”了一声,打马出了院,上了大街直奔远处跑去。

胖掌柜和小宝站在院门口瞧着,一直等到看不见白马和客爷的影子,两人这才相互攀谈起来。

胖掌柜问小宝:“您家这位二爷是哪路的仙人?我也不敢说大话,天津卫的阔爷有一多半儿是我熟悉的,可您家这位二爷我照样头一回打交道。”

小宝一愣:“他跟我没关系,我不认得他。他到我家买鞍子,我就是个送货的力巴儿。”

此言一出,胖掌柜马上急眼了,一把㩝住小宝的袄领子,抬手就是一个大耳光子:“好哇,你小子原来是拆白党啊,合资骗我的马。你把爷我坑苦了,我拉你小子打官司去!”

小宝也不是什么善茬子,立马跟胖掌柜翻了脸,朝着胖掌柜踹了几脚,咋呼道:“我看正好相反,你和那人骗我的鞍子,你今个儿要不赔我的鞍子,我把你这身囊膪给剐了!”

这下热闹了,一胖一瘦两个人立即厮打了起来。天津卫的父老乡亲没有不爱看热闹的,白看热闹也不要钱,不看就是亏损,呼啦啦围上一大帮人,指指点点,比比划划,有的乱猜两人打架的原由,有的起哄架秧子,生怕两人不肯下狠手。这一折腾,惹来了副爷(老年间天津卫对军警的称谓),副爷问怎么回事儿?两人把话一说,副爷一听乐了,先把两个倒霉玩意儿数落一通,尔后以当街斗殴、扰乱治安为名,每人罚款五元。

瞧这事儿闹的,多憋屈吧。这就叫被人卖了还替人数钱,纯属倒霉催的。

欧博开户声明:该文看法仅代表作者自己,与本平台无关。转载请注明:usdt钱包支付(www.caibao.it):原创 江湖骗术奇谭:依附一身好衣裳,骗完一家又一家,让人防不胜防
评论关闭

分享到:

用usdt充值(www.caibao.it):主人在加班时猫咪就睡在键盘上监视,加油吧打工人